大赢家斗地主极速版

 
組織建設
風雨九秩志不改 一片初心報黨恩——記九旬老黨員夫婦何積仁余祥禎
  • 來源:共產黨員網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03-13

 

       日前,云南省宣威市老黨員何積仁、余祥禎夫婦把自己節衣縮食、省吃儉用存下的14萬元錢捐給黨組織,用于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。該事跡迅速流傳開來,引發社會關注。記者近日采訪發現,關于這對老黨員夫婦,還有更多感人的故事。
  “我們有義務為黨和國家做貢獻”
 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,云南省宣威市老黨員何積仁、余祥禎夫婦總想為抗擊疫情出一份力。
  2月17日,夫婦二人商量后決定,一次性捐款14萬元用于支持疫情防控工作。兩位老同志不放心組織是否接納捐款,就口述一份報告,由子女記錄后交至當地組織部門。
  他們在報告中說:“新冠肺炎疫情勢頭兇猛,我們心中十分不安。我們現在年紀大了,不能沖到抗疫一線了,但只要黨和國家有需要,我們照樣有責任和義務,為黨和國家做貢獻。”
  兩位老同志反復聲明:“我們老兩口兒女事業有成,自身現在開支也不大,國家遇到這么大的困難,我們除捐款之外實在沒有其他辦法幫忙,請黨組織體諒我們的一片心意。同時也請你們放心,我們的生活沒有問題,兒女們也全力支持我們捐這筆錢。”
考慮到兩位老黨員年歲已高,體弱多病,對于他們的捐款,黨組織高度重視,再三勸導,但兩位老人態度堅決,且子女也堅決支持。在老人的強烈請求下,黨組織接受了這筆捐款。
“是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”
  得知記者要采訪,何積仁連夜寫了發言稿。“如果我們再年輕30歲,也要奔赴武漢同疫情作斗爭,即便犧牲了也在所不惜。”他這樣寫道。
  何積仁出生于1928年,是宣威市來兵街道盤龍村人,現年92歲,老伴余祥禎現年91歲。在1949年1月,何積仁參加了原宣威縣常備三中隊起義,后并入新成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滇黔桂邊縱隊第六支隊,何積仁分在31團。在多場阻擊國民黨殘部、剿匪、平定叛亂等戰斗中,何積仁英勇作戰,屢立戰功。1949年8月17日,何積仁“火線”入黨。
  1949年12月,在宣威分水嶺與國民黨第8軍等部作戰時,機槍手被敵人炮彈擊中右臂,無法射擊,就在這萬分危急時刻,何積仁沒有任何猶豫,一把接過機槍繼續戰斗。激戰中,彈片擊中了他的左眼、鼻子、胸部和大腿,因流血過多,暈了過去。連隊領導立即對他搶救,隨后安排戰士把他轉移至后方醫院治療,最終讓他脫離了生命危險。這次受傷導致他左眼失明,至今身上還有6塊彈片無法取出。1951年11月,何積仁被評定為“二等乙級”傷殘軍人。
  回憶過往,何積仁熱淚盈眶:“黨組織對我的搶救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救了回來。是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永遠銘記在心。”
  “生命的價值不在索取,而在于奉獻”
  何積仁1950年10月轉業后,曾先后任原曲靖專區前進煉焦廠支部書記、副廠長,原曲靖專區建筑工程公司經理,原曲靖市建安公司黨委委員等。
  離退休后,何積仁和余祥禎都有離退休金,子女事業有成,兩人本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條件,但他們卻一如既往過著艱苦樸素、勤儉節約的生活,二人多年來一直住在曲靖市一幢建于80年代的老房子中,房屋面積僅有60平方米,家中布置簡陋,連門簾都是用舊床單做的。據鄰居們回憶,何積仁常年穿一件老式綠色軍裝,老伴的衣服洗得發白也一直接著穿、舍不得丟。
“生命的價值不在索取,而在于奉獻。”多年來,何積仁和余祥禎多次自愿交納“特殊”黨費和捐款。2011年6月22日,他們向黨組織交了3萬元黨費;2013年3月22日,向曲靖一中捐款2萬元用于購買圖書;2014年8月,向地震災區會澤縣捐款2萬元。2016年,向黨組織交納了13.3萬元黨費。
如今,何積仁和余祥禎已經行動不便,生活不能自理,雙雙住進了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,由專業的護理員照顧。護理員李捷鳳告訴記者,何積仁老爺子待人溫和,每天都保持著讀書看報的習慣。
  這幾天,何積仁和余祥禎的感人事跡在網絡流傳開來。“他們用行動詮釋著對黨忠誠、干凈擔當、無私奉獻的深刻含義”“這是共產黨人的本色”“身邊的榜樣,向他們學習”……網民紛紛發表留言表達崇敬之情。日前,云南省宣威市老黨員何積仁、余祥禎夫婦把自己節衣縮食、省吃儉用存下的14萬元錢捐給黨組織,用于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。該事跡迅速流傳開來,引發社會關注。記者近日采訪發現,關于這對老黨員夫婦,還有更多感人的故事。
  “我們有義務為黨和國家做貢獻”
 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,云南省宣威市老黨員何積仁、余祥禎夫婦總想為抗擊疫情出一份力。
  2月17日,夫婦二人商量后決定,一次性捐款14萬元用于支持疫情防控工作。兩位老同志不放心組織是否接納捐款,就口述一份報告,由子女記錄后交至當地組織部門。
  他們在報告中說:“新冠肺炎疫情勢頭兇猛,我們心中十分不安。我們現在年紀大了,不能沖到抗疫一線了,但只要黨和國家有需要,我們照樣有責任和義務,為黨和國家做貢獻。”
  兩位老同志反復聲明:“我們老兩口兒女事業有成,自身現在開支也不大,國家遇到這么大的困難,我們除捐款之外實在沒有其他辦法幫忙,請黨組織體諒我們的一片心意。同時也請你們放心,我們的生活沒有問題,兒女們也全力支持我們捐這筆錢。”
考慮到兩位老黨員年歲已高,體弱多病,對于他們的捐款,黨組織高度重視,再三勸導,但兩位老人態度堅決,且子女也堅決支持。在老人的強烈請求下,黨組織接受了這筆捐款。
    “是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”
  得知記者要采訪,何積仁連夜寫了發言稿。“如果我們再年輕30歲,也要奔赴武漢同疫情作斗爭,即便犧牲了也在所不惜。”他這樣寫道。
  何積仁出生于1928年,是宣威市來兵街道盤龍村人,現年92歲,老伴余祥禎現年91歲。在1949年1月,何積仁參加了原宣威縣常備三中隊起義,后并入新成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滇黔桂邊縱隊第六支隊,何積仁分在31團。在多場阻擊國民黨殘部、剿匪、平定叛亂等戰斗中,何積仁英勇作戰,屢立戰功。1949年8月17日,何積仁“火線”入黨。
  1949年12月,在宣威分水嶺與國民黨第8軍等部作戰時,機槍手被敵人炮彈擊中右臂,無法射擊,就在這萬分危急時刻,何積仁沒有任何猶豫,一把接過機槍繼續戰斗。激戰中,彈片擊中了他的左眼、鼻子、胸部和大腿,因流血過多,暈了過去。連隊領導立即對他搶救,隨后安排戰士把他轉移至后方醫院治療,最終讓他脫離了生命危險。這次受傷導致他左眼失明,至今身上還有6塊彈片無法取出。1951年11月,何積仁被評定為“二等乙級”傷殘軍人。
  回憶過往,何積仁熱淚盈眶:“黨組織對我的搶救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救了回來。是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永遠銘記在心。”
  “生命的價值不在索取,而在于奉獻”
  何積仁1950年10月轉業后,曾先后任原曲靖專區前進煉焦廠支部書記、副廠長,原曲靖專區建筑工程公司經理,原曲靖市建安公司黨委委員等。
  離退休后,何積仁和余祥禎都有離退休金,子女事業有成,兩人本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條件,但他們卻一如既往過著艱苦樸素、勤儉節約的生活,二人多年來一直住在曲靖市一幢建于80年代的老房子中,房屋面積僅有60平方米,家中布置簡陋,連門簾都是用舊床單做的。據鄰居們回憶,何積仁常年穿一件老式綠色軍裝,老伴的衣服洗得發白也一直接著穿、舍不得丟。
“生命的價值不在索取,而在于奉獻。”多年來,何積仁和余祥禎多次自愿交納“特殊”黨費和捐款。2011年6月22日,他們向黨組織交了3萬元黨費;2013年3月22日,向曲靖一中捐款2萬元用于購買圖書;2014年8月,向地震災區會澤縣捐款2萬元。2016年,向黨組織交納了13.3萬元黨費。
如今,何積仁和余祥禎已經行動不便,生活不能自理,雙雙住進了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,由專業的護理員照顧。護理員李捷鳳告訴記者,何積仁老爺子待人溫和,每天都保持著讀書看報的習慣。
  這幾天,何積仁和余祥禎的感人事跡在網絡流傳開來。“他們用行動詮釋著對黨忠誠、干凈擔當、無私奉獻的深刻含義”“這是共產黨人的本色”“身邊的榜樣,向他們學習”……網民紛紛發表留言表達崇敬之情。

 

大富豪斗地主安卓版下载 大赢家大赢家斗地主红包版 大赢家斗地主赚金币 大赢家棋牌app 大赢家斗地主1下载最新版